• 2012-05-22

    唧唧唧 - [u re not alone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zerozakifshiki-logs/214598994.html

    一天沒上Q神清氣爽!【快夠。

    以後大概開MSN的時間要長些,Q等著微信的留言提示就好了

    正好順便算一下一共需要多少天唄~ 

     

    啊順便一提,因為一個夢讓我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【捂臉】

    果然還是自己人比較萌啊……

    不過說起來這樣要改的東西就不知道多到哪裡去了orz。

     

    仔細想想也是這樣的。

    無論是誰要的都不過是陪著而已不是嘛。

    吐吐槽,挖挖坑,討論討論黃暴。

    互相打雞血,之類之類。

    ╮(╯_╰)╭

    所以這種事情還是自己搞比較好?

     

    ………………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在被想起來之前……把!坑!填!掉!【哭號】

    我真會給自己找事兒干啊!!【哭號

     

     

    腦補了一下,結果還真的萌起了這對CP來著。

    我覺得我真是……連自己最後的良心都……【捂臉】

    段子啥的,隨手就馬了幾個【夠。

    微博沒寫太明顯,現在改一下,真·馬克一下。

     

    -

    剛睡醒的黑髮少年隨手從桌上扯了片麵包,一邊嚼一邊揉眼地晃到了之前基本沒怎麼開過的房內。

    抬眼掃了一圈牆上層層疊疊掛滿了的現場照片,繼續一臉淡定地晃到某個一直背對自己的警探身後。

    “起來了?”戴著眼鏡的青年脖頸被對方蹭得發癢,單手想要推開,卻被少年得寸進尺地在原本就有片片痕跡的肩頭留下新的印記。

    “別鬧。”青年帶著笑意推開對方,轉身向外走去。“你怎麼在這種地方都能亂發情呢。”

    還赤裸著上身的少年聳肩,食肉動物一般的赤紅雙眸緊咬著對方。“再不出來把你鎖裏面了。”‘獵物’笑道。

    -

    少年起身,皺眉開口“我走了。”

    “嘛。”黑髮青年撓了撓頭,手指不自覺地捏了捏咖啡杯把手,複又鬆開。“雖然我也知道說了也不會有什麼結果啦。不過我更覺得放你走了的話就再也沒機會了。”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起身,墨黑的瞳孔隔著鏡片盯著比自己略微高了那麼一點的少年,警探認命一般地歎氣。

    一言不發便湊過去觸碰了對方那想要說什麼般,微微張開的雙唇,便迅速退回了自己原來的位置。

    然而——少年那一向缺乏表情的臉上泛起一絲說奇異也不為過的笑,抬腳向前縮短距離,輕輕一個使力便把名為宮澤的警探按在了身後的牆上。略帶著笑意開口,“哦?那偶爾也要讓你算錯一次吧。”帶著咖啡味的吻將話語吞在喉嚨中。

    然而——

    “沒錯的。就是因為知道你會這樣做才說出口的。”

    “現在衹是好奇衹是玩玩甚至只是隨便一說,都沒關係。”

    “總有一天你便再也不會離開。”

    “我知道的。”

    那被堵回去的句子,他不說便沒人再知道。

 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“……合著我當年還是被你擺了一道。”

    “……別說的自己多無辜好麼……”

    -

    “和他相比呢?”

    抵觸般的話語令已經成長為青年的某人停下了手中的動作。

    居高臨下地看著那髮絲散亂,眼鏡也不知去了哪裡的警探,黑髮青年開口,“你明知道會有什麽後果的。”附身湊近了些,被赤紅色的瞳孔盯著,令警探有種即將被燒盡的錯覺。“可你還是說了。”些微停頓後,青年繼續開口——

    “那麼我可以理解做邀請么,我的預言家。”

    -

    嘛……

    我覺得已經夠明顯了……

    【改了之前連更往後的劇情都想好了的世界】+【說過的自攻自受】+【紅眼睛面癱和預言家警探】+【最後的良心都沒了】

    ……多明顯啊!!

     

    你還在求更多。

    好吧。

    那就儘量寫一寫吧。

    拿自己人格【不是】或者朋友的名字來捏人的事兒我做的多了去了【捂臉】【別說出去】


     

    很多詞都能定義,兩邊也都有不少外號啥的。

    殺人鬼X小警探啦
    快捷鍵X預言家啦

    之類之類。

    這是個NTR和暗戀成功的故事……【夠

    零崎F識 X 宮澤


    哦干繼京極 X 藍調之後我又……【捂臉

    不行明天還要起來去買材料……碎覺哼唧……
    晚安世界~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噗哈哈哈哈父上自攻自受好样的wwwwwwww